mg電子游戲

您現在的位置 > mg電子游戲 > 安徽 > 合肥 > 廬江縣人物

周瑜


[三國][公元175年-210年,中國古代十大儒將,十七史百將傳]
  
周瑜
  周瑜(175-210)字公瑾,廬江舒縣(今安徽江西)人。東漢末年東吳名將,因其相貌英俊而有“周郎”之稱。周瑜精通軍事,又精于音律,江東向來有“曲有誤,周郎顧”之語。公元208年,孫、劉聯軍在周瑜的指揮下,于赤壁以火攻擊敗曹操的軍隊,此戰也奠定了三分天下的基礎。公元210年,周瑜因病去世,年僅36歲
  周瑜多謀善斷,精于軍略,為人性度恢廓,雅量高致。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在赤壁之戰中大敗曹軍。后圖進中原,不幸于建安十五年(公元210年)十二月病故于巴丘(今湖南岳陽市),英年早逝,年僅三十六歲。
  生平詳述
  周瑜像周瑜出身士族,堂祖父周景、堂叔周忠,皆為東漢太尉。其父親周異,曾任洛陽令。周瑜高大英俊,“瑜長壯有姿貌”( 《三國志·吳書·周瑜魯肅呂蒙傳》)。周瑜志向遠大,自幼刻苦讀書,尤喜兵法。他生逢亂世,時局不靖,烽火連延,戰端四起,于是總想廓清天下。
  周瑜與孫策是摯友。當年孫堅兵討董卓時,家小移居舒縣。孫策和周瑜同歲,交往甚密。周瑜讓出路南的大宅院供孫家居住,且登堂拜見孫策的母親,兩家有無通共。周瑜和孫策在此廣交江南名士,很有聲譽。
  孫堅死后,孫策繼承父志,統率部卒。周瑜從父周尚為丹陽太守,周瑜去看望,時孫策入歷陽(今安徽和縣西北),將要東渡,寫信給周瑜。周瑜率兵迎接孫策,給他以大力支持。孫策十分喜悅,說:“吾得卿,諧也。”(《三國志·吳書·周瑜魯肅呂蒙傳》)
  于是,二人協同作戰,先克橫江(今安徽和縣東南長江北岸)、當利(今安徽和縣東,當利水入江處),接著揮師渡江,進攻秣陵(今江蘇江寧秣陵關),打敗了笮融、薛禮,轉而攻占湖孰(今江蘇江寧湖熟鎮)、江乘,進入曲阿(今江蘇丹陽),逼走劉繇(參見孫策平江東之戰)。時孫策部眾已發展到幾萬人。他對周瑜說:“吾以此眾取吳會平山越已足。卿還鎮丹陽。”(《三國志·吳書·周瑜魯肅呂蒙傳》)于是,周瑜率部回到丹陽。
  不久,袁術派其堂弟袁胤取代周尚任丹陽太守,周瑜隨周尚到了壽春(今安徽壽縣)。袁術發現周瑜有才,便欲收羅周瑜為已將。周瑜看出袁術最終不會有什么成就,所以只請求做居巢縣長,欲借機回江東,袁術同意了周瑜的請求。
  建安三年(198年),周瑜經居巢回到吳郡(今江蘇蘇州)。孫策聞周瑜歸來,親自出迎,授周瑜建威中郎將,調撥給他士兵兩 千人,戰騎五十匹。此外,孫策還賜給周瑜鼓吹樂隊,替周瑜修建住所,賞賜之厚,無人能與之相比。孫策還在發布的命令中說:“周公瑾雄姿英發,才能絕倫,和我有總角之好,骨肉之情。在丹陽時,他率領兵眾,調發船糧相助于我,使我能成就大事,-酬德,今天的賞賜還遠不能回報他在關鍵時刻給我的支持呢!”周瑜時年二十四歲,吳郡人皆稱之為周郎。
  因廬江一帶,士民素服周瑜的恩德信義,于是孫策命他出守牛渚、后來又兼任春谷長。不久,孫策欲取荊州,拜周瑜為中護軍,兼任江夏(治湖北新州西)太守,隨軍征討。周瑜、孫策攻破皖城,得到橋公兩個女兒,皆國色天姿。孫策自娶大喬,周瑜娶小喬。(注:大喬小喬本姓橋,后橋、喬二姓不分,都作喬,通稱二喬。演義中為了抬高二喬身份,把她們的父親叫做喬國老。)孫策對周瑜說:“橋公之女,雖經戰亂流離之苦,但得我們二人作女婿,也足可慶幸了。”(策自納大橋,瑜納小橋。策從容戲瑜曰:“橋公二女雖流離,得吾二人作婿,亦足為歡。也有說法,流離做光彩煥發貌講。)接著進攻尋陽,敗劉勛,然后討江夏,又回兵平定豫章(今江西南昌)、廬陵。周瑜留下來鎮守巴丘。
  建安五年(200年)四月,孫策遇刺身亡,享年26歲,臨終把軍國大事托付孫權。時孫周郎顧曲權只有會稽、吳郡、丹陽、豫章、廬陵數郡,其偏遠險要之處也尚未全附。天下英雄豪杰散在各個州郡,他們只注意個人安危去就,并未和孫氏建立起君臣之間相互依賴的關系。關鍵時刻,首先出面支持孫權的是張昭、周瑜、呂范程普等人。周瑜從外地帶兵前來奔喪,留在吳郡孫權身邊任中護軍。他握有重兵,用君臣之禮對待孫權,同長史張昭共同掌管軍政大事,其他人自然不敢有異議異動。
  曹操在官渡之戰打敗袁紹后,兵威日盛,志得意滿,以為天下可運于掌。于是,在建安七年(202年),下書責令孫權,讓他把兒子送到自己這里來做人質。孫權亦是人英,當然不愿如此受制于人,便召集群臣會商。臣下眾說紛紜,張昭、秦松等重臣,猶豫再三,不能決斷。
  孫權本意雖不想送人質,但由于沒有得到強有力的支持,也有點舉棋不定。于是,他只帶周瑜一人到母親面前議定此事。周瑜立場堅定,堅決反對送人質,他給孫權分析利害說:“當年楚君剛被封到荊山之側時,地方不夠百里。他的后輩既賢且能,擴張土地,開拓疆宇,在郢都建立根基,占據荊揚之地,直到南海。子孫代代相傳,延續九百多年。現在將軍您繼承父兄的余威舊業,統御六郡,兵精糧足,戰士們士氣旺盛。而且,鑄山為銅,煮海為鹽,人心安定,士風強勁,可以說所向無敵,為什么要送質于人呢?人質一到曹操手下,我們就不得不與曹操相呼應,也就必然受制于曹氏。那時,我們所能得到的最大的利益,也不過就是一方侯印、十數仆從、幾輛車、幾匹馬罷了,哪能跟我們自己創建功業稱孤道寡相提并論呢?為今之計,最好是不送人質,先靜觀曹操的動向和變化。如果曹操能遵行道義,整飭天下,那時我們再歸附也不晚;如果曹操驕縱,圖謀生亂,那么玩兵如玩火,玩火必0,將軍您只要靜待天命即可,為何要送質于人呢?”
  周瑜這番話,說到了孫權心里。孫權的母親也認為該這樣做,她對孫權說:“公瑾的話有道理,他比你哥哥只小一個月,我一向把他當兒子對待,你該把他當成兄長才是。”孫權便沒給曹操送人質。
  周瑜越來越得孫權的信賴,而他也越發竭誠盡智,為孫氏集團的崛起奔波勞碌,不辭辛勞,說得上忠貞不二。《江表傳》記載,曹操曾派人去游說,想使周瑜為自己所用,所派的人是九江蔣干蔣干儀容過人,很有才氣,善于辯說,江淮人士,無人能比。 這次受命后,他頭戴葛巾,身著布衣,裝作閑游,去見周瑜。 周瑜猜出了他的來意,出來迎接,劈頭便問:“子翼真是用心良苦,居然遠涉江湖,不是來替曹操來做說客的吧?”蔣干被周瑜開口便道破機關,頗為尷尬。勉強自解:“我和您本是州里鄉親,這次來,不過是來拜訪您,順便看看您的部隊罷了。您卻說我是說客,豈不過分?”周瑜笑道:“我雖不及夔與師曠,稱不上知音,但聞韶賞樂,足知雅曲。”言下之意,你的心理,我是清清楚楚。 于是請蔣干進入營帳,擺設酒宴,盛情款待,酒罷,對他說:“我有軍機密事,您先到外面客館住下,等事辦完,我去請您。”三天之后,周瑜又把蔣干請人營中。這次,先領著他遍觀軍營,檢視倉庫和軍資器仗,然后,仍然置酒高會。席間,周瑜向蔣干展示了自己的侍從、服飾珍寶,并對他說:“丈夫處世,遇知己之主,外托忠臣之義,內結骨肉之親,言行計從,禍福共之。即使蘇、張更生,酈叟復出,猶撫其背而折其辭,豈足下幼生所能移乎!”周瑜既已表示得十分堅決,蔣干也就無話可說,只好微笑。 蔣干回見曹操,對曹操說,周瑜器量端雅,趣致高卓,言詞說他不動。 天下之士,因此愈加佩服周瑜。
  建安十一年(206年),周瑜率孫瑜等討麻、保二屯,斬其首領,俘萬余人。江夏太守黃祖遣部將鄧龍率數千人入柴桑,周瑜率軍擊之,生俘鄧龍。
  曹操基本統一北方后,進而想統一全國,第一個戰略目標便是荊州。時劉備中原逐鹿失敗,正寄居在荊州劉表那里。孫權也早看中了荊州之地。建安十三年(208年)春,孫權討江夏,周瑜為前部大督都,打敗了盤踞在那里的黃祖
  曹操恐孫權占了先手,在同年九月,大舉揮師南下。時劉表病死,劉琮不戰而降。劉備力孤,無法與曹操爭衡,率眾南逃。曹操順利占領荊州,收降劉琮的八萬人馬,擁有大軍數十萬,實力陡增,驕橫益甚。揚言要順流而下,席卷江東。行前,曹操寫信給孫權,信中說:“我奉旨南征,劉琮束手就擒。如今我訓練了大軍八十萬,準備與您會獵江東。”
  在這嚴重的局勢面前,東吳的謀臣將士十分驚恐。孫權召集他們商討對策,以張昭為首的大部分人都認為應該“迎曹”。他們說:“曹公豺虎也,然托名漢相,挾天子以征四方,動以朝廷為辭,今日拒之,事更不順,且將軍大勢可以拒操者,長江也。今操得荊州,奄有其地。劉表治水軍,蒙沖斗艦,乃以千數,操悉浮以沿江,兼有步兵,水陸俱下。此為長江之險,已與我共之矣。而勢力眾寡,又不可論。愚謂大計不如迎之”只有魯肅等少數人力主“抗曹”,然而不足以扭轉局勢。魯肅建議孫權把周瑜從外地召回。
  周瑜一歸來,便力挽狂瀾。他針對“迎曹”派的觀點向孫權指出:“不然。操雖托名漢相,其實漢賊也。將軍以神武雄才,兼仗父兄之烈,割據江東,地方數千里,兵精足用,英雄樂業,尚當橫行天下,為漢家除殘去穢。況操自送死,而可迎之耶?請為將軍籌之:今使北土已安,操無內憂,能曠日持久,來爭疆場,又能與我校勝負于船楫,可乎?今北土既未平安,加馬超韓遂尚在關西,為操后患。且舍鞍馬,仗舟揖,與吳越爭衡,本非中國所長。又今盛寒,馬無藁草。驅中國士眾遠涉江湖之間,不習水土,必生疾病。此數四者,用兵之患也,而操皆冒行之。將軍擒操,宜在今日。瑜請得精兵三萬人,進住夏口,保為將軍破之。”(《三國志·吳書·周瑜魯肅呂蒙傳》)新·周瑜孫權聞言大喜,對周瑜說:“老賊欲廢漢自立久矣,陡忌二袁、呂布、劉表與孤耳。今數雄已滅,惟孤尚存,孤與老賊,勢不兩立。君言當擊,甚與孤臺,此天以君授孤也。”(《三國志·吳書·周瑜魯肅呂蒙傳》)當夜,周瑜為了堅定孫權的信心,消除他的疑慮,又單獨進謁。他對孫權說:“大臣們一見曹操的戰書上寫有水步兵八十萬,心中恐懼,也不認真推測一下虛實,就提出了降敵的見解,這是沒道理的。現在,我們可以認真地估算一下,曹操所帶的中原士兵,最多十五、六萬,而且是經過長途跋涉、疲憊不堪之眾;收降劉表的人馬,最多不過七、八萬,而且這部分人尚心懷觀望、懷疑,并未一心一德。曹操統御著這些疲憊病弱、狐疑觀望的士兵,人數雖多,何足畏懼?我們只要有精兵五萬就完全可以戰勝他。請您不要遲疑,不要有所顧忌。”孫權聽了,大受感動,拍著周瑜的背說:“公瑾之言,大合我心!張昭等人,顧惜家0小,只為小我考慮,真讓我失望。只有你與魯肅的看法跟我一致,這是老天讓你們二人來輔助我的!五萬人,一時難以湊全。但我已選好三萬人馬,船只糧草和各種戰具也已準備妥當,你和魯肅、程普馬上就可以帶兵出發。我會繼續調發人眾、糧草,做你的后援。你能一戰破曹,當然好,假如遇到挫折,就回來找我,我將與曹操決一死戰!”
  那時,劉備欲率軍渡江,與魯肅在當陽相遇,共圖計策,劉備于是進住夏口,派諸葛亮謁見孫權,孫權與劉備遂結成聯盟,共同抗曹。孫權任命周瑜為左督,統軍三萬。程普為右督,魯肅為贊軍校尉,協助周瑜。周瑜和劉備部隊會師,沿江而上,與曹軍在赤壁相遇。曹軍新到江南,不服水土,疾病流行,士氣低落。剛一接戰,立即敗退,只好駐扎在江北,想等冬天過后,第二年春天再戰;周瑜所部,初戰獲勝,士氣振奮,駐扎在南岸。
  曹營將士,好多人不習水性,為了克服這一弱點,曹操下令把戰船用鐵索鎖在一起,上面鋪上木板,連接成水上營寨,以便利行走。他自以為得計,稱這些船為連環船。 看到這種情況,周瑜部下老將黃蓋獻計:“今寇眾我寡,難與持久。然觀操軍船艦,首尾相接,可燒而走也。”(《三國志·吳書·周瑜魯肅呂蒙傳》)周瑜認為黃蓋說得有理。便選蒙沖斗艦數十艘,里面裝滿柴草,澆上油脂,外面用帳幕包裹,插上牙旗,做好火攻的準備。
  黃蓋先派人送信給曹操,信中說:“我世受孫氏厚恩,地位待遇本不低卑,但是,為人當識時務。孫氏要用江東六郡山越之人與中原百萬之眾對抗,眾寡懸殊,勝負已定。江東士吏,不分賢愚,均知此理。只有周瑜、魯肅執意如此。”他還在信中表示:“交鋒之日,蓋為前部,當因事變化,效命在近。”
  周瑜選擇了一個刮東南風的夜晚,命令黃蓋帶領數十艘戰船(每一戰船后拖一只小船,以備放火人員后退時使用),乘風向曹營進發。曹軍以為黃蓋真來投降,毫不防備,只是指點觀看。船隊行到距離曹軍水寨一里左右,黃蓋下令各船同時點火。“時風盛猛,悉延燒岸上營落。頃之。煙炎張天,人馬燒溺死者甚眾,軍遂敗退,還保南郡。”(《三國志·吳書·周瑜魯肅呂蒙傳》)曹操留曹仁江陵,自己返回北方。
  周瑜又與程普進軍南郡,和曹仁隔江相持。兩軍尚未交鋒,周瑜先派甘寧前去占據夷陵。曹仁分出一部分兵馬包圍了甘寧,甘寧向周瑜告急。周瑜采用了呂蒙的計謀,留下凌統守衛后方,親帶呂蒙去救甘寧,解除了甘寧之圍。周瑜率兵屯駐北岸,約定日期大戰曹仁。周瑜親自騎馬督戰,被飛箭射中右脅,傷勢嚴重,退兵回營。曹仁聞周瑜臥病在床,親自督帥士兵上陣攻擊吳兵。周瑜奮身而起,巡視各營,激勵將士,用命殺敵,曹仁只好退走。
  孫權任命周瑜為偏將軍,兼仁南郡太守,并把下雋、漢昌、劉陽、州陵作為他的奉邑,讓他屯兵于江陵
  赤壁之戰,曹操統一中國的大業暫告中斷,三足鼎立局面已露端倪,周瑜則聲威大震,名揚天下。赤壁戰后,劉備以左將軍領荊州牧,已乘機攻占了武陵長沙、零陵、桂陽四郡,駐在公安。劉表舊部多附劉備。劉備為了進一步擴大地盤,到京口去見孫權,以江南四郡地少,不能安民為理由,請求孫權把南郡借給他,使他得以控制荊州地區的局面。
  周瑜-給孫權,書中說:“劉備以梟雄之姿,而有關羽張飛熊虎之將,必非久屈為人用者。愚謂大計宜徙備置吳,盛為筑宮室,多其美女玩好,以娛其耳目,分此二人,各置一方,使如瑜者得挾與攻戰,大事可定也。今猥割土地以資業之,聚此三人,俱在疆場,恐蛟龍得云雨,終非池中物也。”(《三國志·吳書·周瑜魯肅呂蒙傳》)但孫權認為曹操在北方勢力太大,應該廣泛招攬英雄人物才能與之抗衡;而劉備又絕非可以輕易制服之人,所以,沒有采納周瑜的建策。
  周瑜扼制劉備的計謀未被采用,很不甘心,于是又向孫權獻上另一計策。時劉璋任益州牧,張魯不斷生事滋擾。周瑜對孫權說:“今曹操新折衄,方憂在腹心,未能與將軍連兵相事也。乞與奮威俱進取蜀,得蜀而并張魯,因留奮威固守其地,好與馬超結援。瑜還與將軍據襄陽以蹙操,北方可圖也。”(《三國志·吳書·周瑜魯肅呂蒙傳》)周瑜這一計劃,非常有戰略眼光。孫權當即表示同意。 周瑜想趕回江陵,做出征的準備工作。半途染病,死于巴丘(今湖南岳陽。一說死廬陵巴丘,今峽江縣巴邱鎮),享年三十六歲。
  《江表傳》載周瑜臨終前給孫權的上疏曰:“瑜以凡才,昔受討逆殊特之遇,委以腹心。遂荷榮任, 統御兵馬,志執鞭弭,自效戎行。 規定巴蜀,次取襄陽,憑賴威靈,謂若在握。至以不謹,道遇暴疾,昨自醫療,日加無損。人生有死,修短命矣, 誠不足惜。但恨微志未展,不復奉教命耳。 方今曹公在北,疆場未靜,劉備寄寓,有似養虎,天下之事未知終始,此朝士 旰食之秋,至尊垂慮之日也。魯肅忠烈,臨事不茍,可以代瑜。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倘或可采,瑜死不朽矣。 ” 雖短短篇幅,卻足以寫盡對東吳一生的忠誠。透過這篇遺言,我們不難看出其智慮籌謀之深遠,以及文采之出類拔萃。
  周瑜一死,孫權感到痛折股肱。于是,親自穿上喪服為他舉哀,感動左右。周瑜的靈柩運回吳郡時,孫權到蕪湖親迎,各項喪葬費用,全由國家支付。
  周瑜一生征戰,有強烈的進取精神和橫行天下的報負;周瑜少年得志,風度可人,議論英發,有口皆碑;周瑜文采超群,精于音樂,即使是酒后,仍能聽出樂人演奏的音樂中的很細微的疏失,每當這時,他總要轉頭看一看。所以當時有謠諺說:“曲有誤,周郎顧。”(《三國志·吳書·周瑜魯肅呂蒙傳》)
  周瑜待人謙恭有禮。當時孫權只是將軍,諸將及賓客對他禮儀并不全備,比較草率。只有周瑜對孫權敬慎服事,完全按君臣之禮來對待。
  周瑜心胸開闊,以德服人,應該說,這才是周瑜的真性格。
  程普曾一度和周瑜關系不好。程普認為自己年齡比周瑜大,多次欺辱周瑜。周瑜卻始終折節容下,從不跟他一般計較。程普后來特別佩服周瑜,曾對人說:“與周公瑾交往,如同啜飲美酒,不知不覺就醉了!”至于后人說周瑜氣量狹小,忌賢妒能,被人氣死,則純是小說家言,不足為信。
  對周瑜的才干,劉備、曹操、孫權都非常清楚。劉備曾私下挑撥周瑜和孫權的關系。一次,孫權、張昭等人為劉備送行,張昭等人先離開了,孫權和劉備談話。劉備嘆息說:“公瑾文武籌略,萬人之英。只是他器量太大,恐非久居人下者!”曹操則有意貶低周瑜在赤壁之戰中的作用。他寫信給孫權說:“赤壁之戰,正趕上我的將士們染病,于是,我自己燒船退卻,沒想到,這下倒使周瑜成了名。”
  不過,不論別人怎樣評論,孫權心中有數。周瑜去世,他痛哭流涕,說:“公瑾有王佐之才,如今短命而死,叫我以后依賴誰呢?”他稱帝后,仍念念不忘周瑜,曾對公卿們說:“沒有周公瑾,我哪能稱尊稱帝呢?”
  這天夜里,周瑜又去見孫權說:“眾人只見曹操信上說水軍、步兵八十萬而個個害怕,不再考慮它的真假,便發出投降的議論,是很沒道理的。現在按實際情況查核,他所率領的中原軍隊不過十五六萬,而且早已疲憊;所得到的劉表的軍隊,最多七八萬罷了,而且都三心二意。用疲憊染病的士兵控制三心二意的軍隊,人數雖多,也很不值得畏懼。我只要有精兵五萬,已經足夠制服它,希望將軍不要憂慮!”孫權撫摸著周瑜的背說:“公瑾,您說到這里,很合我的心意。子布、元表等人只顧妻子兒女,夾雜著個人的打算,很讓我失望;只有您和子敬與我一致,這是蒼天讓你二人輔助我啊!五萬兵難在倉猝之集合起來,已選好三萬人,船只、糧草、戰斗用具都已辦齊。你與子敬、程公就先行出發,我會繼續派出軍隊,多多裝載物資、糧食,作您的后援。您能對付曹操就同他決戰,倘若萬一戰事不利,就撤回到我這里,我當和孟德決一死戰。”于是任命周瑜、程普為正、副統帥,率兵與劉備同力迎戰曹操;任命魯肅為贊軍校尉,協助計劃作戰的策略。
  (孫、劉聯軍)進軍,與曹操(的軍隊)在赤壁相遇。
  這時曹操軍中的士兵們已經有流行病,剛一交戰,曹操的軍隊(就)失利,(曹操)率軍退到江北駐扎。周瑜的軍隊駐扎在南岸,周瑜部下的將領黃蓋說:“現在敵多我少,很難同(他們)持久對峙。曹操的軍隊正好把戰船連接起來,首尾相接,可用火燒來打退他們。”于是調撥十只大小戰船,裝滿干葦和枯柴,在里面灌上油,外面用帷帳包裹,上面樹起旗幟,預備好輕快小船,系在戰船的尾部。先送信給曹操,假稱要投降。這時東南風來勢很急,黃蓋把十只戰船排在最前頭,(到)江中掛起船帆,其余船只都依次前進。曹操軍中的將領、士兵都走出營房站在那里觀看,指著說黃蓋前來投降。離曹操軍隊二里多遠時,(各船)同時點起火來,火勢很旺,風勢很猛,船只往來象箭一樣,把曹操的戰船全部燒著,并蔓延到岸上軍營。霎時間,煙火滿天,燒死的、淹死的人和馬很多。周瑜等率領著輕裝的精兵跟在他們后面,擂鼓震天,曹操的軍隊徹底潰散了。曹操帶領軍隊從華容道步行逃跑,遇上泥濘的道路,道路不能通行,天又(刮起)大風,就命疲弱的士兵都去背草填路,騎兵才得以通過。疲弱的士兵被騎兵踐踏,陷在泥中,死的很多。劉備、周瑜水陸一齊前進,追擊曹操到了南郡。這時,曹操的軍隊饑餓、瘟疫交加,死了將近大半。曹操于是留下征南將軍曹仁、橫野將軍徐晃把守江陵,折沖將軍樂進把守襄陽,(自己)率領(其余)的軍隊退回北方。
  家族資料
  一 高祖父:周榮,字平孫,廬江舒人,官至尚書令。
  二 曾祖父:周興周榮之子,官至尚書郎。
  三 祖父:周?,周興之子,名不詳。
  從祖父 :周景,周興之子,字仲饗,官至司空、太尉,追封安陽鄉侯。
  四 父:周異,周?之子,官至洛陽令。
  從父:周尚,周?之子,周異之兄,官至丹楊太守。
  再從父:周崇,周景長子,周異從兄,嗣安陽鄉侯。
  周忠,周景之子,周崇之弟,官至太尉、錄尚書事。
  五 自己:周瑜,周異之子,官至偏將軍、南郡太守。
  兄:周道,周異之子,名不詳
  再從兄:周暉,周忠之子,官至洛陽令。
  六 子女:周循,周瑜長子,官至騎都尉,娶公主孫魯班(孫權與步夫人之女)
  周胤,周瑜次子,官至興業都尉,封都鄉侯,因罪免。娶孫氏宗室女。
  周氏,周瑜之女,名不詳,嫁太子孫登(孫權長子)。
  侄:周峻,周瑜之兄周??之子。官至偏將軍。
  七 侄孫:周護,周峻之子。
  外孫*:孫璠,早卒
  孫希,早卒
  孫英,封吳侯。
  *[注]:
  (1) 孫璠、孫希、孫英為孫登之子,《三國志》中雖未記其母親是誰,但為孫登嫡子的可能性極大,故這里推測他們的母親是孫登的正妃,即周瑜之女。
  (2) 周瑜長子周循早卒,無子。按周氏家譜,周瑜次子周胤應有子女,但未見史書明確記載。
  歷史年表
  熹平四年 175年 1歲 周瑜出生于廬江郡舒縣。同年孫策出生。
  *初平元年 190年 16歲 周瑜從舒縣到壽春,結交孫策;并將孫策一家接至舒縣自己家中同住;周瑜與孫策升堂拜母。
  初平二年 191年 17歲 孫策之父孫堅身亡;孫策離開舒縣,葬父曲阿,后遷往江都。(周瑜與孫策第一次分別)
  興平二年 195年 21歲 孫策受袁術之命平定江東;周瑜帶兵糧到歷陽支助孫策,一同作戰,攻下橫江、當利(此兩處均為軍事要地,乃大功也),擊退劉繇,進入曲阿。而后周瑜還鎮丹楊。(周瑜與孫策第二次分別)
  建安元年 196年 22歲 周瑜與伯父周尚回到壽春。
  建安二年 197年 23歲 袁術在壽春稱帝,孫策與袁術絕交,自立門戶。袁術欲以周瑜為將,周瑜只請求作居巢縣縣長。
  建安三年 198年 24歲 孫策獲封吳侯、討逆將軍。周瑜到居巢縣赴任,趁機東渡回吳,加入孫策旗下。孫策親自迎接周瑜,授周瑜建威中郎將。
  建安四年 199年 25歲 袁術病逝。孫策授周瑜中護軍,虛領江夏太守(江夏郡尚在黃祖手中)。周瑜助孫策攻破皖城,奪得廬江郡。孫策、周瑜分納大、小喬。同年于沙羨大破黃祖,還定豫章郡、廬陵郡。周瑜留鎮廬陵巴丘。(周瑜與孫策第三次分別)
  建安五年 200年 26歲 孫策遇刺身亡。孫權繼任。周瑜從巴丘回吳,以中護軍的身份與長史張昭共掌眾事。周瑜向孫權舉薦魯肅。
  建安七年 202年 28歲 曹操下書令孫權送嗣子入朝當人質(此時孫權無子,欲送為人質者疑為孫策之子),張昭、秦松等猶豫不決,周瑜反對,遂不送質。
  建安十一年 206年 32歲 周瑜與孫瑜等討麻、保二屯,梟其首領,俘獲萬余人。周瑜還備宮亭。
  建安十二年 207年 33歲 黃祖遣將鄧龍將兵數千人入柴桑,瑜追討擊,生虜鄧龍送吳。建安十三年 208年 34歲 孫權再次征討黃祖,周瑜為前部大督。黃祖戰死。同年,孫權命周瑜為左都督,帶兵與劉備共同抗曹。周瑜在赤壁之戰中大破曹軍,奠定了三分天下的基礎。
  建安十四年 209年 35歲 曹操留曹仁、徐晃等駐守江陵。周瑜在南郡與曹仁對峙一年后,曹仁敗退。孫權拜周瑜為偏將軍,領南郡太守,以下雋、漢昌、劉陽、州陵為奉邑,屯據江陵。
  建安十五年 210年 36歲 周瑜女兒出生。周瑜進京見孫權,請求發兵取蜀,孫權同意。周瑜在去蜀途中病逝于巴陵巴丘。孫權素服舉哀。魯肅代周瑜領兵。程普代領南郡太守。
  (黃武四年 225年 孫權為太子孫登聘娶周瑜之女。)
  (黃龍元年 229年 孫權追贈周瑜為太傅,謚曰恭侯。)
  [以上內容由"xf_hubin"分享。]


周瑜相關
人物關系:
兒子:
兒媳:
孫魯班 吳大帝孫權長女
妾室:

經歷歷史事件:
赤壁之戰 (公元208年)

相關影視:
電視劇《三國》 2010年 黃維德 飾 周瑜
電視劇《武神趙子龍》 2016年 黎源 飾 周瑜

同年(公元175年)出生的名人:
楊修 (175219) 東漢末年文學家 陜西渭南華陰
孫策 (175200) 孫策,漢末群雄之一 浙江省杭州富陽

同年(公元210年)去世的名人:
張猛 (?~210) 東漢武威太守 甘肅省酒泉安西縣

下一名人:呂布
Sitemap XML網站地圖 中国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