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電子游戲

您現在的位置 > mg電子游戲 > 河北 > 滄州 > 南皮縣人物

張之洞


[][公元1837年-1909年,晚清四大名臣,南粵先賢]
  
張之洞
  張之洞(1837~1909)字孝達,號香濤、香巖,又號壹公、無競居士,晚年自號抱冰。漢族,清代直隸南皮(今河北南皮)人,洋務派代表人物之一,其提出的“中學為體,西學為用”,是對洋務派和早期改良派基本綱領的一個總結和概括;毛澤東對其在推動中國民族工業發展方面所作的貢獻評價甚高,曾說過“提起中國民族工業,重工業不能忘記張之洞”。張之洞與曾國藩李鴻章、左宗棠并稱晚清“四大名臣”。
  張之洞(1837-1909),字孝達,號香濤,別號壺公、抱冰,直隸(今河北省)人。1863年中進士,授翰林院編修。1867-1873年任湖北學政。1874年起任四川學政、山西巡府。1883年中法戰爭爆發,因力主抗升任兩廣總督。1889年7月調任湖廣總督。1906年升任軍機大臣。在督鄂17年間,張之洞力主廣開新學、改革軍政、振興實業,由此湖北人才鼎盛、財賦稱饒,成為當時中國后期洋務新政的中心地區。
  張之洞平生所為最為后人稱道的是其在中國教育由封建傳統向現代化邁進過程中所作出的歷史性貢獻。其弟子張繼熙曾說:“公常謂中國不貧于財,而貧于人才,故以興學為求才治國之首務。”美國學者威廉·艾爾斯在其《張之洞與中國教育改革》一書中對張之洞對中國教育改革作出的貢獻給予了高度稱贊 “在張之洞的一生中,中國教育的形態發生了根本性變化,對此,他的努力具有決定性意義” 。臺灣學者蘇云峰更是高度評價張之洞對中國教育改革作出的歷史性貢獻:“湖北教育改革的成功,最主要的因素是由于張之洞的領導,而張之洞,對教育改革的貢獻,并不限于湖北一地,而是具有全國性意義。正是由于張之洞的貢獻,而使中國教育始走向近代化道路。” 在督鄂期間,張之洞致力于改造舊式書院、創辦新式學堂。在張之洞的領導下,湖北教育通過由低等向高等、由普通向專業、由省城向州縣的發展,逐步形成了一個地區性的現代教育體系,其教育規模和質量在當時全國處于領先地位。
  在這個歷史進程中,在張之洞本人的具體策劃和親自指導下,湖北地區先后成立了自強學堂、武備學堂、農務學堂。武漢科技大學的前身—湖北工藝學堂也是在這個歷史時期在張之洞的策劃和指導下誕生的。
  -人物生平
  張之洞祖籍直隸南皮(今河北南皮),唐朝名相張九齡的弟弟張九皋的第39代孫(元代張養浩的16代孫)。道光十七年(1837)八月初三(公歷1837年9月2日)出生于貴 州興義府(當時其父張瑛任興義知府),少時在貴州興義府署(今安龍)長大。其人博聞強識,文才出眾,年方十一,即為貴州全省學童之冠,作《半山亭記》,名噪一時。此記全文,刻于安龍招堤畔之半山亭。十二歲在貴陽出版第一本詩文集。咸豐三年(1853),回直隸南皮應順天鄉試,名列榜首。同治二年(1863),與貴州人李端棻同為進士,后歷任翰林院編修、教習、侍讀、侍講學士及內閣學士等職。其間,為清流派重要成員,與張佩綸黃體芳、寶廷、陳寶琛、吳大澄、張觀準、劉恩溥、吳可讀、鄧承修何金壽等人一起,放言高論,糾彈時政,抨擊奕䜣、李鴻章等洋務派官僚,有“四諫”、“六君子”、“十朋”之稱。
  1881年(光緒七年),授山西巡撫,為任封疆大吏之始。以后政治態度一變,大力從事洋務活動,成為后期洋務派的主要代表人物。1884年春,中法戰爭前夕,奉命署理旋又補授兩廣總督。任內力主抗法,籌餉備械,起用前廣西提督老將馮子材等,擊敗法-隊。同時,在廣東籌建官辦新式企業,設立槍彈廠、鐵廠、-廠、鑄錢廠、機器織布局、礦務局等;以新式裝備和操法練兵,設廣東水陸師學堂。1889年,調湖廣總督。以后十八年間,除兩度暫署兩江總督外,一直久于此任。他將在廣東向外國訂購的機器移設湖北,建立湖北鐵路局、湖北-廠、湖北紡織官局(包括織布、紡紗、繅絲、制麻四局)。并開辦大冶鐵礦、內河船運和電訊事業,力促興筑蘆漢、粵漢、川漢等鐵路。1894~1895年署督兩江時,仿德國營制,在江寧(今江蘇南京)籌練江南自強軍,后又以之為基礎在湖北編練新軍。為培養洋務人才,尤注重廣辦學校,在鄂、蘇兩地設武備、農工商、鐵路、方言、普通教育、師范等類新式學堂,并多次派遣學生赴日、英、法、德等國留學。在舉辦洋務事業中,還大量舉借外債,是為中國地方0直接向外國訂約借款之先。
  1894年8月1日甲午中日戰爭后,張之洞曾奏請派馬隊“馳赴天津,聽候調遣”,并想以“外洋為助”。他鑒于“倭勢日強,必將深入”,建議“慎固津沽及盛京”。10月26日致電李鴻章,提出“購兵船、借洋款、結強援”三項主張。10月底,日本軍隊強渡鴨綠江后,遼沈危急,張之洞再提出“購快船、購軍火、借洋款、結強援、明賞罰”五事。11月2日,調署兩江總督。11月7日,他在致李鴻章電中指出“無論或戰或和,總非有船不行”。11月下旬,日軍圍困旅順,張之洞先后致電李鴻章、李秉衡,要求急救旅順,均無效。
  
  1895年初,日軍進犯山東半島,張之洞給山東巡撫李秉衡發急電,建議李“責成地方官多募民夫,迅速星夜多開壕塹,于要路多埋火藥,作地雷”,以阻止日軍進犯。并表示擬撥0彈藥支援山東守軍。在丁汝昌自殺殉國后,他曾建議將駐扎臺灣劉永福調來山東抗日,保衛煙臺。當張之洞得悉清廷有割臺海于日之說,于2月28日致電朝廷,瀝陳利害,極力反對割臺。并提出保臺的“權宜救急之法”有二:一、向英國借巨款,“以臺灣作保”,英必以軍艦保衛臺灣;二、除借巨款外,“許英在臺灣開礦一、二十年”,對英有大益,必肯保臺。3月29日,張之洞致電唐景崧,一方面鼓勵御倭;一方面建議起用百戰之將劉永福,同時致電永福,建議他“忍小任大,和衷共濟,建立奇功”。《馬關條約》簽訂后,張之洞于4月26日向清廷上奏,提出廢約辦法“惟有乞援強國一策”。5月20日,清廷諭令唐景崧“著即開缺,來京陛見。其臺省大小文武各員,并著唐景崧令陸續內渡”。張之洞認為“此時為臺之計,只有憑臺民為戰守,早遣無用客勇,以免耗餉,禁運銀錢內渡,以充軍實”。24日,張之洞從唐景崧來電中得悉“日內臺民即立為民主國”之事,27日上奏,認為臺灣“現自改為民主之國,以后籌械等事,自未便再為接濟,以免枝節”。6月3日,日軍攻陷基隆港。5日,張之洞仍致電唐景崧,希望他激勵士勇民眾堅守臺北府,并鼓勵唐“自率大支親兵,獲餉械,擇便利駐扎,或戰、或攻、或守,相機因應,務取活便,方能得勢。”可是唐景崧辜負了臺灣人民的期望,7日乘船退回廈門。最后只剩永福在臺灣領導軍民堅持抵抗日本侵略軍。但是“餉械奇絀”,多次向張之洞求援,張之洞雖有餉械,卻不敢接濟,10月19日,劉永福戰敗,退歸廈門
  在湖廣、兩江總督任上,張之洞頗得一部分具有維新思想的知識分子好感,并任用其中一些人充當幕僚。戊戌變法時期,起先以支持維新活動的面目出現。1895年秋京師強學會成立時,捐金五千為助;未幾上海強學分會成立,被推為會長,并派舊屬汪康年助辦《時務報》;同時對湖南南學會和《湘學新報》亦頗表贊助。但當維新運動日益發展、新舊斗爭漸趨激化后,即表明與維新派的分歧,登報聲明自除會長之名,對《時務報》的進步言論大加干涉,并嚴斥積極支持變法維新的湖南巡撫陳寶箴、學政徐仁鑄等。1898年4月,撰《勸學篇》,提出“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維護封建綱常,宣傳洋務主張,攻擊維新思想,反對變法運動。1900年義和團運動爆發后,主張“安內乃可攘外”,多次-清廷,要求對義和團嚴加鎮壓。是年夏,八國聯軍進逼京津,清0對外宣戰,乃于地方擁兵自重,并在英國策動下,與兩江總督劉坤一、兩廣總督李鴻章聯絡東南各省督撫,同外國駐上海領事訂立《東南互保章程》九條,規定上海租界由各國共同“保護”,長江及蘇杭內地治安秩序由各省督撫負責。8月間,在漢口通過英國領事,破獲設于英租界的自立軍機關,捕殺唐才常等人。隨后又在鄂、湘、皖鎮壓了由維新派唐才常林圭秦力山等聯絡長江中下游哥老會發動的自立軍起義。
  1901年清0宣布實行“新政”,設督辦政務處,命張之洞以湖廣總督兼參預政務大臣。旋與劉坤一聯銜合上“江楚會奏變法三折”,提出“興學育才”辦法四條,及調整中法關系十二事,采用西法十一事,為“新政”活動的重要藍本。1903年,會同管理學務大臣商辦學務,仿照日本學制擬定“癸卯學制”(即1903年經修改重頒的《奏定學堂章程》),在全國首采近代教育體制。1905年后,資產階級革命運動興起,在東南地區破壞革命組織,鎮壓革命派領導的武裝起義,因此受到社會進步輿論的強烈譴責。1907年調京,任軍機大臣,充體仁閣大學士,且兼管學部。次年清0決定將全國鐵路收歸國有,受任督辦粵漢鐵路大臣,旋兼督辦鄂境川漢鐵路大臣。光緒帝和慈禧太后死后,以顧命重臣晉太子太保。1909年(宣統元年)病故,謚文襄。遺著輯為《張文襄公全集》。
  -歷史貢獻
  生平簡介
  張之洞,人稱張香帥,自號抱冰老人,南皮人,東南大學前身——三江師范學堂的創始人,中國高等師范學堂之鼻祖,中國幼兒園創始人(第一所幼稚園,選聘了3名日本保姆)。中國重工業奠基人。張之洞13歲中秀才,16歲中順天鄉試第一名(解元),26歲中會試第三名(探花)。
  張之洞先為清流以敢諫聞名,號稱“牛角”,其戰斗力非常生猛。后任山西巡撫和各地學官,后來長期任總督,1907年后任大學士,軍機大臣,1909年死,謚號“文襄”。 漢陽鐵廠全景
  張之洞一生主要做了四件事:一辦新式教育,二辦實業,三練新軍,四抵外辱。
  張之洞任封疆大吏的時間內,中國經歷了三次嚴重的外國威脅:中法戰爭時期張之洞處于兩廣總督的直接指揮位置,籌餉、調兵、用將、反對撤兵議和,為這場戰爭取得部分勝利立下了汗馬功勞。
  在戰事中的貢獻
  在中日甲午戰爭中,他與投降派和一般的主戰派不同,正確的認識到日本對中國的巨大野心,提出了“遷都、勤王、借款、購艦”的正確主張,并歷史性的提出了持久戰的正確觀點:“戰即不能勝,豈可盡掃諸軍?彼孤軍遠征,糧彈皆靠海運,分兵守則軍勢弱,不守則接濟斷,彼時一敗即不能支”。
  在辛丑事變中,他極力主張,鎮壓義和團,通過外交途徑解決爭端。指出:“自古亂民無以御敵,流言焉能興邦”;“以中國之力與八國啟釁,不敗不已;八國乃聯軍入華,不勝不休”。這在當時是正確的主張。
  主要實業
  張之洞的實業主要兩件,一件是督辦蘆漢鐵路(盧溝橋——漢口,大名鼎鼎的京漢鐵路,曾記否,北伐時京漢鐵路大-),另外一件是把內陸武漢打造為當時中國最大的重工業基地。
  以蘆漢鐵路的修筑為契機,張之洞為了“圖自強,御外侮;挽利權,存中學”,在他主政的18年間,興實業、辦教育、練新軍、應商戰、勸農桑、新城市、大力推行“湖北新政”。
  以武漢為中心,他先后創辦了漢陽鐵廠、湖北-廠、大冶鐵礦、漢陽鐵廠機器廠、鋼軌廠、湖北織布局、繅絲局、紡紗局、制麻局、制革廠等一批近代工業化企業,居全國之冠,資本總額約1130萬兩白銀。漢陽鋼鐵廠成為當時亞洲最大的鋼鐵聯合企業,并形成了以重工業尤其是軍事工業為龍頭的湖北工業內部結構,武漢也一躍而成為全國的重工業基地。一些國內有影響的民營企業相繼產生。湖北的近代工業體系已初步奠定。湖北經濟亦由此跨入現代化發展的新階段。漢口由商業重鎮一躍而為國內屈指可數的國際貿易商埠。
  1889年調任湖廣總督后,便主持興建湖北漢陽鐵廠和大冶鐵礦等重型企業。漢陽鐵廠于1894年建成投產,開爐煉鋼。煉鐵廠共有鑄鐵廠、打鐵廠、機器廠、造鋼軌廠和煉熟鐵廠等6個大廠,4個小廠,兩座鋼爐,工人3千人,外國技師40人,這是我國第一個近代大型鋼鐵工廠。煉鐵需要鐵砂和煤等原料和燃料,于是張之洞又派德國技師在大冶附近勘察,發現此處鐵礦蘊藏豐富,從而又興建了中國第一個用近代技術開采露天鐵礦——大冶鐵礦。張之洞先后下令開發大冶三石煤礦、道士茯洑煤礦、江夏馬鞍山煤礦和江西萍鄉煤礦(安源煤礦,太祖發跡的圣地)。這樣,就以煉鐵廠為中心,兼采鐵、和采煤和煉鋼為一體,創建了我國近代第一個、也是遠東第一座的鋼鐵聯合企業。它的建成,標志著中國近代鋼鐵工業的興起,為我國重工業開了先河。除此之外,張之洞還創建了我國首家系統完備的軍工廠——漢陽兵工廠,“漢陽造”從此聞名天下(曾記否,漢陽步槍在八年抗日戰爭都在用),在中國近代軍事建設以及國防中起到重要作用。
  蘆漢鐵路建成之日,也是張之洞督辦粵漢、川漢鐵路之始。
  在其督鄂期間,湖北武漢在商業、工業、教育、金融、交通等方面確實取得了長足發展,成為武漢城市早期現代化的一個重要界標。另外,“湖北新政”之所以成功,制度創新是關鍵。據統計,張之洞督鄂期間,設置各類新機構36個,其中25%是按清廷的指示而設,75%是按張之洞設。明確標示出張之洞的自主性和創新性。新機構的設置,既是張之洞銳意創新的標志,也是張之洞推行“新政”的重要手段。
  因“湖北新政”所孵化的社會生產力、民族資產階級、新式知識分子、傾向革命的士兵,最終成了封建王朝的掘墓人。
  設辦新式學堂
  辦新軍辦新式學堂,大力引進人才,特別是留學生,對于留學生,張之洞一直優禮有加。張之洞熱心向日本學習,經他派往日本留學的學生達數百人。當時風氣雖開,而出洋仍遭到很大阻力。張之洞極力倡導,將自己的數位子孫都送往日本留學。學生出洋,之洞必送行,回國必設宴接風。總督衙門有一挑水人聽人說今天總督接風的是留學生某某,挑水人說:“這學生就是我的兒子啊!”
  張之洞對學生寵愛異常,凡是學生與官吏發生爭執或糾紛,張之洞往往偏袒學生一方。注意,那時候的留學生可不是1/4回國,3/4滯留。可以想象武漢當時的風氣!對了張之洞還是六君子之一——楊銳的老師。
  張之洞創辦新軍(曾記否,-,武昌起義!楚望臺!)回任湖廣前夕,曾奏準將已經練成的江南自強軍護軍前營五百人調往湖北,“教習洋操,以開風氣”。
  1898年(光緒二十四年),張之洞在省城東門外卓刀泉創建農務學堂。1900年正式開學,聘請美國農學教習2人指導研究農桑畜牧之學。
  1906年,農務學堂校址遷移到武勝門外多寶庵地方(今湖北大學校園),開設高等正科,改名為湖北高等農業學堂,并附設實驗場。這是湖北最早的近代農業學堂和現今華中農業大學的前身。
  張之洞還在湖北鐵政局內創建工藝學堂。課程有汽機、車床、繪圖、竹器、洋脂、玻璃各項制造工藝。張之洞改書院、興學堂、倡游學,使包括漢口在內的武漢三鎮形成了較為完備的近代教育體制。傳統的書院教學以研習儒家經籍為主,張之洞致力于書院改制,相繼對江漢書院、經心書院、兩湖書院的課程作出較大調整,各有側重,以“造真材,濟時用”為宗旨。在興辦新式學堂方面,其創辦的算學學堂(1891)、礦務學堂(1892)、自強學堂(1893)、湖北武備學堂(1897)、湖北農務學堂(1898)、湖北工藝學堂(1898)、湖北師范學堂(1902)、兩湖總師范學堂(1904)、女子師范學堂(1906)等等,則涵蓋了普通教育、軍事教育、實業教育、師范教育等層面。
  縱觀張之洞的一生,始終保持著對國家和民族的忠誠,對國家利益的維護以及對教育、實業的發展貫穿他的整個政治生涯;他為南疆抗法的偉大勝利做出了卓越貢獻,也是武漢成為中國近代重工業基地的奠基人;他興建了貫穿中國的大鐵路,興辦的各種學校和新式軍隊培養了大量人才,并直接孕育了武昌起義的革命火種。他是當之無愧的晚清第一功臣。
  歷史評價
  毛澤東:“提起中國民族工業,重工業不能忘記張之洞。”
  中山:“張之洞是不言革命之大革命家。”
  美國著名學者威廉·艾爾斯:“在張之洞的一生中,中國教育的形態發生了根本性變化,對此,他的努力具有決定性意義。”
  張繼熙:“公常謂中國不貧于財,而貧于人才,故以興學為求才治國之首務。”
  蘇云峰:“湖北教育改革的成功,最主要的因素是由于張之洞的領導,而張之洞,對教育改革的貢獻,并不限于湖北一地,而是具有全國性意義。張之洞是湖北教育近代化的奠基人,其偉大的教育思想,為湖北培養了大批人才,使湖北形成了一個知識和價值觀念不同于傳統文人的新型知識分子群而活躍于清末政治舞臺。
  清廷上諭:“公忠體國,廉政無私”、“提倡新政,利國便民”……賜謚號“文襄”。
  《清史稿·張之洞傳》:張之洞是個清官,且又“愛才好客”,做了數十年的封疆大吏,到死,“家不增一畝。”
  《大公報》:“當張相國之抱病也,有惟恐其死者,有惟恐其不死者。”批評他:“張相國一毫無宗旨,毫無政見,隨波逐流,媚主以求榮之人也……相國之生平,恃以訓勉全國者,惟在‘忠君’二字。”
  《申報》:“固卓乎近數十年漢大臣中不可多得之人才,抑亦光緒朝三十四年有數之人物也。”
  《新聞報》:“若與歷代賢臣相比,張之洞不愧為諍臣、能臣、良臣。”
  [以上內容由"我想出來"分享。]


張之洞相關
人物關系:
父親:
兒子:
孫女:

經歷歷史事件:
洋務運動 (公元1861年--公元1895年)

同年(公元1837年)出生的名人:
陳玉成 (18371862) 太平天國青年將領 廣西梧州藤縣

同年(公元1909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李瀚章
Sitemap XML網站地圖 中国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