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電子游戲

您現在的位置 > mg電子游戲 > 山西 > 運城 > 臨猗人物

傅作義


[公元1895年-1974年,國民黨抗日十大名將]
  
傅作義
  傅作義是一位抗日名將、追求進步的國民黨員。1949年 1月,他響應中國共產黨提出的“停止內戰,和平統一”的主張,毅然率部舉行北平和平起義,使古老的文化故都完好地歸回人民, 200萬市民的生命財產免遭兵燹。這一義舉對中國人民革命事業的勝利,作出了重大貢獻。
  一、青少年時期
  傅作義,字宜生,1895年 6月27日出生于山西省榮河縣(今臨猗縣)安昌村。這是一個瀕臨黃河、常遭黃泛災害的貧窮村莊。傅家世代務農,耕種黃河灘地。父慶泰,年輕時在黃河邊擺渡維持生計,逢水淺時,靠背客登岸,掙些腳力錢。后借債租船,販運煤炭于禹門口至西安之間,稍有積蓄。1900年 8月,八國聯軍攻陷北京慈禧太后避難西安,這年冬季特別寒冷,皇室所需取暖用煤驟增,官買民用,煤價飛漲。傅慶泰往返運煤于西安、潼關之間,得利甚厚,家境從此殷實,后來又設立若干商號,漸成榮河縣有名的富戶。
  傅慶泰生三子一女,作義為次子。他幼年喪母,由繼母王氏撫養。六歲時進私塾,受啟蒙教育。性喜騎烈馬、游黃河。1905年入榮河縣立小學堂,各門功課考試成績均名列前茅,深得父母喜愛。1908年入運城河東中學堂,課外喜讀《三國演義》、《水滸傳》、《說岳全傳》等小說,書中人物的忠義行為和愛國精神使他受到薰陶。1910年考入太原陸軍小學,受到中山領導的資產階級民主革命思想的影響。翌年在太原參加同盟會的外圍組織“少年革命先鋒隊”。是年10月,辛亥革命在武昌爆發,太原響應起義,傅擔任起義軍學生排排長,隨起義軍總司令姚維藩赴娘子關抵御清兵。隨后又參加李鳴鳳率領的起義軍攻打平陽府(臨汾)。
  1912年,傅作義由太原陸軍小學保送入北京清河鎮第一陸軍中學,除學習軍事課程外,對歷史上的著名戰役,如晉楚城濮之戰、楚漢城皋之戰、孫曹赤壁之戰等,產生濃厚興趣。是年因遠離家鄉,耗費較大,又不注意節省,向人借了20兩銀子,寒假回到家中,父親沒有責備,只帶他到黃河邊,讓他脫掉鞋襪,一同跳入水中,然后對他說:“我的錢是這樣掙來的。”傅深感內疚,自此一生崇尚簡樸,人稱“布衣將軍”。
  1915年,傅以優異成績畢業,升入保定軍官學校第五期步兵科。他一如既往,學習刻苦努力,守紀律、講團結,尊敬師長。所有步兵四大教程及典范今、射擊、馬術等,考試成績均優。特別是射擊,彈不虛發,名列全校第一。
  二、參加晉軍,涿州聞名
  1918年,傅作義從保定軍校畢業,回到山西,參加閻錫山的晉軍。初任獨立炮兵第10團見習官,不久,轉任排長、連長。1922年,升任少校團附兼團技術隊隊長,負責全團技術訓練。由于以身作則,嚴格要求,體操、射擊、劈刺、投彈在全省軍事技術比賽中均名列第一。1923年任營長,經常把自己的薪金補貼在練兵上,得到官兵的信賴。
  1924年 8月,第二次直奉戰爭爆發,閻錫山配合直系,率晉軍攻占石家莊。傅作義營擔任警戒任務,表現出色,得到晉軍前敵總指揮張培梅的嘉許,力保其升任第4旅第8團團長。10月,直軍將領馮玉祥聯合胡景翼孫岳等發動北京政變,所部改組為國民軍。1927年 1月,直奉聯合晉軍進攻國民軍。國民軍在腹背受敵下,往西北撤退。平綏鐵路上的天鎮,是國民軍的必經之路。晉軍派傅作義第8團駐守天鎮阻截。國民軍宋哲元部歷時三個月的攻城,未能將天鎮攻下,由此顯露了傅作義守城的才能,戰后被擢升為第4旅旅長,旋又升第 4師中將師長。
  1927年,當國民革命軍在河南臨穎大戰中擊潰奉軍主力,勝利北上時,閻錫山放棄了與奉系張作霖的聯合,接受南京政府的委任,擔任“北方國民革命軍總司令”,將晉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 3集團軍,并于1927年 9月29日誓師“北伐”奉張,一路沿京漢鐵路北進,一路沿京綏鐵路東進。傅作義則率第4師附炮兵團奔襲涿州。10月初,傅作義利用奉軍換防之機,從太原深入奉軍腹地,一舉占取涿州,造成對奉軍的致命威脅。可是晉軍各主力部隊迭告失利,紛紛撤離京漢、京綏兩鐵路線,涿州成為孤懸于奉軍包圍中的唯一據點。傅作義只得采取固守待援之策。奉軍憑借優勢,對涿州發動九次總攻。傅作義以不足萬人的無援之師。死守涿州達百日之久,陷于彈盡糧絕,兵民交困的絕境。閻錫山鑒于死守涿州已無意義,在各界勸和聲中,遂授意傅作義與奉軍停戰議和。經過往返折衷,談判告成。12月30日,傅通電宣布:“停止軍事行動,將所部挺進軍改為國防軍,不再參加內亂”(《國聞周報》第五卷第二期)。1928年 1月12日,第 4師殘部7000人出城接受奉軍改編。
  涿州之戰。是我國近代軍事史上城市攻防戰中著名一役。它雖然是一場軍閥混戰,傅軍也迫于客觀形勢接受改編,但傅作義能攻善守的軍事才干卻得到軍事界的公認,由此使他一舉成名。
  三、從中原大戰到主政綏遠
  涿州戰后,傅作義在保定被張學良軟禁, 4月25日經友人侯少白、翟少如等幫助,潛逃天津。 6月 4日,國民黨蔣、馮、閻、桂四大派系聯合“北伐”告勝,南京國民政府特任閻錫山為京津衛戍總司令。 8月,閻任命傅作義為國民革命軍第 5軍團總指揮兼天津警備司令。1929年任晉軍第43師師長。
  1930年 5月,蔣、馮、閻中原大戰爆發,傅作義被任為晉軍第3集團軍第10軍軍長,負責指揮津浦線北段戰事。 6月25日率部進占濟南,兼任濟南行營主任,所部繼續南下兗州、曲阜一線。蔣調陳誠蔣光鼐兩部增援,晉軍全線潰敗, 8月15日棄守濟南。 9月18日,張學良發出擁蔣通電,“吁請各方即日罷兵”,并分兵入關援蔣。中原大戰以蔣介石勝利宣告結束,張學良得以接管華北,共節制晉綏軍。年底,傅作義率部移防綏遠。1931年 1月16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任傅作義為陸軍第7軍軍長兼第10師師長。 7月改任第35軍軍長兼73師師長。同年 8月18日,任綏遠省代理主席。12月28日正式任命為主席。
  傅作義接任綏遠省主席后,鑒于連年-,土匪遍地,民不聊生,便向國民黨三屆四中全會提出“移民、實邊、發展生產、鞏固國防”案,并勵精圖治,整軍經武,消解匪患,整頓稅收、金融,疏浚河渠,發展工農業生產。在短短幾年內,綏遠面貌大為改觀。至1937年,七七抗戰時,綏遠省社會基本安定,經濟有一定程度的恢復,財政稅收增加,庫存現金84萬元,白銀 210萬兩,部隊的裝備和給養也有了改善,為綏遠抗戰準備了條件。
  四、長城、綏遠抗戰
  1931年,九一八事變發生, 9月28日,傅作義與宋哲元等50余名北方將領聯名通電,“呼吁全國各方團結一致,同舟共濟,群策群力,共同奮斗”,表示“愿為抗日救國,捐軀摩踵”。同時對所部加緊抗日動員,每天早晚帶領官兵,齊聲高呼:“誓保國土,以盡責任,不惜犧牲,以雪恥辱”。 1933年1月3日,日軍侵占山海關,揭開長城抗戰的序幕。1月5日,傅作義分電閻錫山、張學良、蔣介石請纓抗日。15日,以綏遠省主席名義發表《告全省民眾書》,號召全省同胞“奮起救國御侮”。25日,奉命率部由綏遠出師東進,開赴抗日前線。2月上旬,傅部在張家口編組為第7軍團,傅作義任總指揮,35軍的番號暫改為59軍。3月4日,日軍侵占承德后向長城各口進犯,遭到中國軍隊的頑強抵抗。由于蔣介石謀求對日妥協,長城各口相繼棄守,日軍直趨平津。蔣介石耽心平津丟失,使華北局面難以收拾,一面派黃郛向日方求和,一面在北平周圍布防。4月30日傅作義部奉命開往牛欄山西至昌平一線布防。日軍為脅迫國民黨當局接受苛刻的停戰條件,于5月22日以第8師團西義一部在飛機大炮掩護下向傅部陣地進攻。傅作義親臨指揮,全體官兵抱定有我無敵,有敵無我的犧牲精神,英勇抵抗。董其武團在牛欄山一帶,孫蘭峰團在懷柔以西陣地,與敵白刃相接,多次打退敵人的進攻,雙方形成拉鋸態勢。然而,正當傅軍痛擊頑敵,英勇苦戰時,23日晚黃郛在北平接受日方的停戰條件。何應欽隨即令傅部停止戰斗,撤出陣地。傅作義接到停戰撤退命令,無比憤慨,質問說:“怎么抗日還有罪?”堅持“只有日方先撤,我們才能撤,否則我們決不后撤。”經交涉雙方同時后撤,傅才忿然下令撤兵。長城抗戰的最后一戰,就這樣宣告結束。該戰役計斃日軍246名,中國官兵陣亡367人,傷484人。傅作義對陣亡官兵極感悲痛,后來特地派員將殉國官兵的遺骸護運回歸綏(今呼和浩特市),安葬在大青山下,建立紀念碑,并將烈士名字刻于碑上,以寄哀念。
  長城抗戰是九一八事變后中國愛國官兵在北方第一次以武力抗擊日本侵略者的戰爭,得到全國各界積極支持與贊揚。
  長城戰役后,日本侵略者利用《塘沽協定》不斷在華北制造事變,又先后逼迫國民黨當局簽訂《何梅協定》、《秦土協定》等-條款,華北危機日益加深。日軍為了阻絕中國西北對外交通,割斷與蘇聯的聯系,1936年春又在察綏積極扶植蒙奸德穆楚克棟魯普(德王)和李守信,成立所謂“蒙古軍政府”;還收買土匪王英,組織所謂“蒙漢西北防共自治軍”和“大漢義軍”。同年4月,日本關東軍參謀長板垣征四郎公然竄到歸綏,活動傅作義主持華北親日政權。此時,德王已充當日本侵略者的鷹犬,積極在西部各盟活動,直接挑起與綏遠省政府的沖突。并醞釀武裝-。而對日軍在綏遠的侵略、誘降活動和德王0祖國、叛國投敵的行徑,傅作義怒不可遏。是年10月,傅到洛陽見蔣介石,堅決要求反擊日軍和蒙奸,以伸張民族正義。蔣介石要傅以忍讓為主,非不得已時,不可輕易對日作戰。當得知德王在日軍指揮下,準備分三路大舉進犯綏遠的消息后,傅認為到了“不得已時”,11月8日晚秘密召開營以上軍官會議,進行軍事部署。會上,傅對大家說:“日寇占我察北,又犯我綏東、綏遠,是我全軍將士的恥辱。愛國軍人守土有責,我們一定要打!”“-穆38歲壯烈殉國,我已過了38歲,為抗日死而無怨。”(《傅作義生平》第五頁)針對敵人三路攻勢,采取以攻為守,主動出擊,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各個擊破的戰略。
  11月15日清晨6時許,日本駐蒙古軍政府特務機關長田中隆吉指揮5000余兵力,在飛機大炮的掩護下,三路向紅格爾圖發起猛攻。紅格爾圖是綏遠東部的門戶,由察北、商都通往百靈廟的重要驛站,日偽侵占紅格爾圖旨在打開綏東門戶,會師歸綏,進而占領整個綏遠。傅作義親臨集寧前線指揮,命令部隊星夜奔襲,出敵不意,抄襲敵后。日偽軍猝不及防,至18日上午7時許,全線潰退。紅格爾圖戰斗以我全勝告捷。
  當時,敵人在百靈廟駐有一個多師的兵力,囤積著大量武器彈藥和糧食,并憑借險峻的山勢構筑堅固的防御工事。傅作義決心拔掉這個釘子,于11月22日指揮各部秘密集結百靈廟附近,進入攻擊位置。23日夜11時,部隊在孫長勝師長和孫蘭峰旅長的指揮了突然發起猛攻,至翌日9時半,全殲日偽軍,取得百靈廟大捷。敵偽軍陣前反正兩個旅,擊斃日軍顧問29人,俘敵200余人,檢點敵尸600余具,草地尚有凍斃敵尸200余具,繳獲武器、彈藥甚多。我軍傷亡400余人。12月4日,傅軍擊退敵人反撲后,乘勝收復了百靈廟以東另一戰略要點大廟。至此,綏遠抗戰勝利結束。
  傅作義領導綏遠抗戰,曾得到中國共產黨及各方愛國人士的聲援。戰役開始前,中共派南漢宸毛澤東親筆信到綏與傅聯系,對其抗日表示熱情支持和鼓勵。12月1日,以中共中央及中華蘇維埃中央政府名義發表援綏通電,要求南京政府“調集大軍增援晉綏前線”,決不能坐視傅作義等抗戰而不救。黃炎培朱自清等著名愛國人士,組成慰問團赴綏慰勞。愛國華僑陳嘉庚,不遠萬里捐贈藥品、服裝和錢財,后來還寫了《傅作義高義》一書,稱贊傅作義及其所部的抗戰功績。綏遠抗戰勝利告捷,天津《大公報》發表文章,贊揚此役“揭開民族歷史的新頁”。中共中央特發電祝賀,稱贊是中國人民抗日的先聲。
  五、御敵平型關,孤軍守太原
  1937年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后,南京國民政府任命閻錫山為第二戰區司令長官,統領晉綏抗日軍事全權。晉綏軍共編第6、第7兩個集團軍,傅作義任第7集團軍總司令。8月,傅率部參加平綏路東段作戰。由于第68軍軍長劉汝明作戰不力,加之傅部動作遲緩,未能給在南口、居庸關、延慶、懷來一線的湯恩伯部有力支援,平綏路東段各據點于8月下旬相繼失守。9月,日軍板垣第5師團由宣化南下攻取廣靈,傅奉命在雁門關布防。日軍以雁門易守難攻,傾主力向平型關進攻,傅部奉命馳赴平型關接替第6集團軍。當日軍向傅部猛攻時,適八路軍115師伏擊板垣師團預備隊和輜重隊,殲敵千余人,給傅部以有力支援。日軍在平型關受挫后,由東條英機察哈爾派遣兵團突破茹越口。傅向閻錫山建議由晉軍主力圍殲孤軍深入的東條部,然后向板垣師團-。閻為保存晉軍實力,拒絕采納,致使東條部占領繁峙,拊平型關我軍側背。9月底,傅部-向五臺山代縣轉移,旋奉命開赴忻口地區御敵。
  10月,忻口會戰開始。傅作義指揮董其武218旅夜襲敵板垣司令部前線指揮所,并派部救援友軍。忻口會戰延續到10月下旬,歷時23天,敵人遭受重創,被阻于忻口不能前進。
  此時,娘子關失守,太原告急,傅部奉命向太原集結。11月2日,閻錫山召集高級將領軍事會議,提出保衛太原,依城野戰的計劃。實際上,閻為保存自己的實力,已將晉軍主力調往臨汾等地,因此對于“保衛太原”,晉軍將領個個緘默不語。傅作義雖知其不可為,但他以國家民族利益為重,挺身而出,毅然請命。“棄土莫如守土光榮,太原城找守!”周恩來作為十八集團軍代表參加了這次會議,對傅作義這種知難而進的精神深表敬佩,語重心長地希望他“多保重”。
  當時,傅部主力不過兩個旅,雖訓練有素,有一定的實戰經驗,但幾個月來的南北轉戰,傷亡過半。倉卒中擴充了部分新兵,又缺乏訓練。6日,日軍第5師團開始進攻太原城郊,駐防城外的軍隊紛紛潰退,倚城野戰計劃完全落空,傅部陷于獨守孤城之境。7日,晉北和晉東的日軍會合,在數十架飛機和數百門大炮及坦克掩護下,連續攻城。傅作義下定舍身報國的決心,激勵部下英勇殺敵。并給榮河老家寫信,表示”只要一息尚存,誓與日寇血戰到底,為國捐軀,義無反顧”。并以“生,我所欲也,義,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兼得,舍生而取義者也”,告慰國人和家人。(《傅作義生平》第九頁)
  在傅作義誓死如歸的精神鼓舞下,全軍將士咸抱決心,奮勇抗敵。8日敵突入城內,展開激烈巷戰。黃昏后,接蔣介石撤退電令,傅作義率部突圍,撤至石樓一帶。太原守城之戰,掩護了衛立煌孫連仲王靖國、陳長捷等部安全轉移。日軍雖侵占了太原,但也死傷慘重,無力繼續南犯。
  六、與共產黨、八路軍相處
  1937年底,傅作義受任第2戰區北路軍總司令,所部35軍擴編為二師一旅,移防晉西北柳林鎮,整軍經武,以待再戰。
  此時,傅部駐防區和陜北區八路軍120師賀龍部隔河相望,雙方信使往來不斷。交換情報,建立聯防。傅作義贊成共產黨的全民抗戰的主張,贊賞許多共產黨員的品格和才華,對周恩來十分信服,多認拜會過毛澤東主席,并同王若飛南漢宸等結為知友。后來傅部移駐河曲,還邀請八路軍程子華、南漢宸及犧盟會的續范亭等舉行會談和聚餐,交流整軍抗戰的經驗。毛澤東主席贈送他政治書籍和論述抗戰的著作,對傅部爾后的整軍抗戰起了積極的影響。通過120師政委關向應、政治部主任甘泗淇的幫助,延安陜北公學和抗大向35軍輸送了大批優秀學員,使傅部的抗日力量得到充實。
  1938年初,傅作義仿照八路軍的建軍經驗,建立了北路軍政治工作委員會,自兼主任。總部設立政治指導室,指派周北峰(中共黨員)為委員兼秘書,軍隊各級相應設立政治工作機構,其中許多負責人由延安派遣的干部擔任。傅還制定了《北路軍政治工作守則》,規定廢除打罵士兵;實行經濟公開;活躍士兵文化生活;幫助勞苦百姓,提倡軍民合作;實行軍政統一等等。同時還參照八路軍制定的《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制定了《十項紀律》,對行軍、宿營、作戰等方面的群眾紀律作了具體規定。這些做法,密切了軍民關系,受到老百姓的稱贊,顯示了國共合作,團結抗戰的氣氛。但卻遭到閻錫山的忌很,攻擊傅“把部隊帶-了”,“35軍已成為七路半了”。并密電蔣介石,提出要將傅作義撤換。
  是年12月,南京國民政府任命傅作義為第八戰區副司令長官兼第二戰區北路軍總司令,傅從此擺脫了閻錫山的控制,返回綏遠。他設長官部于五原,積極整飭軍、政,除設立“動員委員會”,改組省政府外,1939年5月在百川堡親自舉辦“抗戰建國討論會”(簡稱“抗建會”),輪訓各級軍政干部。參加人員有國民黨員、共產黨員和無黨派人士。先后舉辦五期,歷時三月有余,對促進軍政密切配合,壯大抗戰力量起了積極作用。但也因此引起國民黨當局的責難,派中央監察委員姚大海從重慶到百川堡,以“考察”為名,要傅排除共產黨。傅作義出于無奈,只得將各軍政機構中大部分共產黨員送回延安。
  七、奇襲包頭,收復五原
  12月,日軍南犯長沙,為牽制和吸引華北日軍兵力于塞北,傅作義主動請戰,于19日夜,以35軍為主力,配以騎7師,長途奔襲敵之重要戰略據點——包頭大同各地日軍調集重兵反撲。傅部完成牽制任務后撤回河套防區。此役往返行程近千里,歷時半月,殲滅包頭守敵兩個團及援敵300至400人,毀敵坦克4輛。汽車60余輛。
  1940年春,日軍狂言“膺懲傅作義”,從平綏、同蒲沿線抽調三萬余人,汽車千余輛,由黑田重德師團長指揮,向綏西河套地區瘋狂進犯。2月3日,侵占五原。傅作又趁敵主力東撤后,于3月20日夜率部對盤踞五原之敵發起猛攻,血戰兩晝夜,收復五原。此役擊斃水川一夫中將,大橋少佐等日軍300余,全殲以桑原為首的特務機關,俘淺治慶太郎等50余人,殲滅王英偽軍兩個師,獲戰利品甚多。血戰中,傅部也遭到重大犧牲,有的連剩下不到10人,營、連、排長傷亡過半。至此,連續150余天的奇襲包頭、會戰綏西、收復五原三戰役,以五原大捷告終。
  五原大捷創國民黨戰區收復失地之先例。各黨派團體紛紛發電祝賀,各大報刊發表文章,交相稱贊。4月5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致電傅作義嘉勉并為請勛。4月17日,國民政府繼蔣介石之后,將第二枚最高榮譽獎章“青天白日勛章”授予傅。但傅5月23日呈文,說“五原大捷,乃所部全體官兵艱苦抗戰,奮勇抗戰的功績,個人不應領此勛獎”,而加以拒絕。
  傅作義自1933年長城抗戰以來,滿懷愛國熱情,戎馬倥傯,率領所部在抗日戰場上轉戰18000余里,進行大小戰役、戰斗290多次,屢立戰功,成為國民黨中堅決抗日的名將。
  八、開發邊疆,整軍勵治
  1940年4月,傅作義患傷寒病赴重慶醫治。7月返回陜壩,為實現“政治民主、經濟平等、-”,著手對綏省政治、經濟進行若干改革。
  為擺脫綏省財政困難,整頓金融和稅收,將平市官錢局改組為綏遠省銀行。傅提出銀行“以服務為目的,不以營利為目的”的方針,將平市官錢局歷年經營的積累,除留下固定資金50萬元外其余全部繳納省政府轉入地方金庫。同時,嚴禁煙土0,提高煙土稅率,使煙土稅成為軍餉的主要來源之一。成立戰地復原委員會,負責處理漢奸逆產和整理土地。為此成立了處理逆產委員會和土地整理委員會(后改地政局)。沒收附逆漢奸所有土地。制定《土地法》,對王公大戶的地產進行清理,將其執照外的土地收歸省政府所有,轉租給農民耕種,政府按“三五成租”收租。這樣,農民能夠“耕有其田”,政府也可以得到大量糧食,保證軍需供應。
  同年,在狼山縣境,創建軍耕農場,安置隨軍烈士家屬和傷殘官兵。利用丈余公田,在臨河、五原、晏江、狼山等縣創辦了五個合作農場。1941年1、2月間,又提出“民養軍,軍助民,軍民合作發展糧食生產”的口號,開展屯田活動。對促進生產發展,繁榮河套經濟起了很大作用。
  1942年5月4日,傅作義召集軍政高級干部會,頒發職官十二戒條,規定:“絕不-腐化”,“絕不吸食鴉片煙、貝者博”,“絕不蒙上欺下、弄權欺世”,“絕不接受人民下級饋贈”,“絕不與商人來往、不兼營商業”等等,違者給以懲罰。
  1943年提出“治軍治水并重”的口號,發放農田水利貸款,大興水利。長官都成立了水利指揮部,統一調配軍工、民工。軍工所修干渠達1700里,支渠超過 1萬里,水澆地面積達1000萬畝以上,一時有“塞上江南”的美稱。
  1945年夏,傅作義請黃河水利委員會測量隊到河套,進行從寧夏石嘴山到后套的黃河流速、降波、河床變遷等一系列勘察。積累了珍貴的治理黃河的第一手資料。
  傅作義主政綏遠幾年間,凡到過河套地區的人,都有耳目一新之感。這在國民黨統治時期,確是絕無僅有的業績。
  1945年5月,傅作義赴重慶參加國民黨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被選為中央委員,并升任第12戰區司令長官。
  九、參加內戰,吸取教訓
  1945年8月14日,日本天皇頒詔無條件投降,中國人民取得抗日戰爭的偉大勝利。蔣介石為獨吞人民勝利果實,下令國民黨軍隊加緊作戰,積極推進,搶占戰略要點,并進而發動內戰。傅作義雖然在抗戰時期與中國共產黨和八路軍有過良好的合作關系,但他作為國民黨軍的一員部將,還是被蔣介石拴上了反人民內戰的戰車,走了一段曲折的路。
  早在8月11日,傅作義接受蔣介石東進受降命令,即宣布就任第12戰區司令長官,成立12戰區“復員委員會”,自兼主任,下設綏蒙、天津、東北三個組。15日,分兵綏遠、察哈爾、熱河,搶占已被八路軍解放的縣城。10月24日,派兵侵入柴溝堡人民解放區。我晉察冀軍區和晉綏軍區為粉碎傅部的進犯,發起察綏戰役,傅將主力收縮到歸綏、包頭地區。十月下旬,我軍包圍歸綏,繼之攻打包頭,傅部據城死守,至12月,我軍主動撤圍,與傅軍在晉、綏以東鐵路沿線形成對峙。
  1946年6月,蔣介石發動全面內戰。9月下旬,北平行轅集中第11戰區孫連仲部、第12戰區傅作義部,共11個整編師7萬人,從東西兩面沿平綏路向張家口進攻,東北保安長官部一部兵力配合進出赤峰附近,以圖將我活動于該地區的解放軍圍殲。我軍在組織張家口保衛戰中,由于判斷失誤,將主力置于平綏線東段,傅部得以乘隙襲占張北,直逼張家口。此后,我軍遵照黨中央“讓開大路,占領兩廂”的指示,主動棄城而走。10月11日,傅作義占取張家口,并受到蔣介石的特別嘉獎。
  1947年1月,12戰區改組為張垣綏靖公署,傅作義任主任,所部以35軍為基干擴編成三個軍,同時成立獨立師、騎兵部隊和地方保安旅、團、隊等,以加強軍事實力。12月2日,國民黨政府明令撤銷北平行轅,及張垣、保定兩個綏靖公署,成立華北“剿匪”總司令部,任傅作義為總司令。這時解放軍已由戰略防御轉為戰略-,傅對國民黨也開始產生憂慮,是否接任有所猶豫,但想到自己實力的增大,還是接受新職,將總部移往北平,統一指揮晉、察、冀、熱、綏五省軍事,成為擁有60余萬兵力的五大軍事集團之一。
  傅就任華北“剿總”后,采用分區防御方針,集中主要兵力維護各戰略要點,以確保平津保三角地區。是年底,晉察冀野戰軍為配合東北民主聯軍的冬季攻勢,達到逐步擊破傅軍平津保三角地區的防御,以部分兵力攻淶水。傅令35軍主力南下增援,1948年 1月中旬,新編第32師在淶水以東山地被我殲滅7000余人,新32師師長李銘鼎被擊斃,軍長魯英麟在高碑店自殺。35軍是傅作義多年經營的嫡系,魯英麟是他在保定軍校五期的同學,抗戰時期的參謀長。魯自殺消息傳來,傅作義失聲痛哭,他開始思索,抗日戰場上戰績赫赫的35軍,何以在內戰戰場上損兵折將,連遭敗績?抗日時期全力支援的老百姓,如今何以冷若冰霜,唯恐避之不及?素以勇敢善戰的35軍,如今何以士氣低落,充滿厭戰、避戰情緒?嚴酷的現實使他意識到人心向背,是軍事勝敗的重要因素。于是他接-布《行政人員守則》、《組織人民辦法條例》,甚至效法共產黨,在北平近郊進行土地改革和“二五減租”,號召部下“為人民服務”。但是,企圖在不根本變更政治、經濟制度的條件下,用這些改良辦法來收拾人心挽救國民黨的軍事頹勢,當然是徒勞的。
  十、走和平道路,與蔣政權決裂
  1948年7月5日,-北京的數千名東北學生群集東交民巷,抗議市參議會通過的“征招全部東北(-)學生當兵”議案。華北“剿總”副總司令兼北平警備總司令陳繼承令-當局武力鎮壓,釀成了“七五”慘案,引起社會輿論的強烈譴責。陳繼承與傅作義素有矛盾。事件發生后,傅一面派人處理善后,一面致電南京政府行政院請求“處分”和“引咎辭職”,迫使蔣介石不得不撤換了陳繼承和市政府其他幾個中統、軍統特務骨干。這場斗爭,反映了傅作義對蔣介石軍事-統治的明顯不滿,表明他開始考慮是否繼續追隨蔣介石集團。
  9月,遼沈戰役開始,10月錦州被圍,東北形勢急轉直下。蔣介石飛到北平,要傅作又急速出兵援錦,并要他將軍官家屬移送福州,援錦不成,即率師南下,加強徐海,確保江淮。而此時濟南已解放,蔣軍南北陸路聯絡被完全截斷,東北戰場敗局已定。傅作義審時度勢,情知出兵援錦無異白白斷送自己的實力,南下則更加受控于蔣,便以資淺能鮮,只有蔣以統帥地位親自指揮才能奏效為由,拒絕援錦。表明傅作義在行動上已不完全聽從蔣介石的指揮了。
  11月初,遼沈戰役勝利結束,我解放軍的戰略決戰方向迅速移向華北戰場。11月4日,蔣介石在南京召開最高軍事會議,蔣介石為誘使傅作義南撤,許以東南行政長官職務。傅作義為保存自己的實力不被蔣介石吃掉,則提出“堅守華北是全局,退守東南是偏安”,表示要堅守平津,確保海口。回到北平,他錯誤估計東北野戰軍至少需要三個月以后才能入關作戰,便采取了暫守平津,保持海口,擴充實力,以觀時局變化的方針,將其所轄四個兵團,12個軍約55萬人,收縮在以平津為中心,東起北寧線的唐山,西至平綏線的張家口長達千里的鐵路線上,成一字長蛇陣,并把北平、張家口、津沽劃為三個防區,構筑碉堡群和城防工事。在兵力配置上,將本系軍隊置于平綏線,為退守西北邊陲留下后路;將中央軍置于北寧線,保障海上南撤和抵御東北野戰軍南下。但同時,傅也為自己留下了走和平道路的余地。11月17日前后,他通過長女、中共地下黨員傅冬菊以及彭澤湘、符定一等轉電中共中央主席毛澤東,表示愿以共產黨為中心,達到救國救民的目的,并請求派南漢宸赴平商談和平事宜。
  中共中央根據傅在抗日戰爭中的表現,和我黨有過的合作關系,以及他與蔣介石的矛盾,認為他走和平道路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考慮到傅當時所表示的和平愿望僅僅是與共產黨在華北建立地方聯合政府,并不交出軍隊,這在當時情勢下是不切實際的。同時即便是起義,他也難以對付占華北“剿總”三分之二的蔣介石嫡系部隊。認為和談的時機和條件尚未成熟。因此中共-確定以就地解決國民黨軍隊為原則來解決平津問題的總方針。
  東北野戰軍主力于11月下旬秘密入關,11月29日,華北野戰軍楊成武兵團迅速包圍張家口。傅作義為保住西撒的通道,令35軍三個師增援張家口。12月上旬,傅發覺東北野戰軍入關,急調天津附近的八個師到北平附近布防。令35軍從張家口突圍回防北平。35軍突圍后,即被華北野戰軍包圍在新保安。至此,傅部西撒道路被完全切斷。
  當傅作義采取收縮行動的同時,曾派北平《平民日報》社長崔載之、記者李炳泉(中共地下黨員)攜帶電臺和譯電員到易縣,與中國共產黨謀求和平談判。但不接受中國共產黨方面提出的傅部保留兩個軍,逮捕蔣系軍師級頭目宣布起義的方案,談判暫時擱淺。
  按照-的指示,華北野戰軍包圍張家口、新保安后,采取“圍而不打”;東北野戰軍主力迅即切斷津塘、平津間國民黨軍的聯系,形成“隔而不圍”的戰略態勢。當12月21日完成對平、津、塘的戰略包圍后,22日攻克新保安,35軍兩個師被全殲,軍長郭景云自殺。24日,105軍孫蘭峰部五萬余人在張家口以北地區被殲。這使傅作義受到很大震動,不僅使他在華北創獨立局面的幻想徹底破滅,也使他過強的自信心受到沖擊。25日,中共中央以權威人士的名義發表聲明,把傅列入43名戰犯之一。此舉對提高傅在蔣介石方面的地位,防止蔣介石及其特務機關采取謀害行動,掩護他走和平道路都是有利的。但傅一時未能理解,又增加了一些抵觸情緒,陷入苦苦思索之中。
  此時,中共北平地下黨城工部加緊了做傅作義的爭取工作,并把傅冬菊派到傅的身邊,隨時注意和關心他的思想變化;同時發動進步人士開展了和平解放北平運動。一時,社會名流紛紛力促傅作義順應人心,走和平起義道路。前北平市長何思源為奔走和平,其女兒遭到特務的謀害,也毫不退縮。就是追隨傅作義多年的將領如“總部”政工處長王克俊、經濟處長冀朝鼎、聯絡處長李騰龍、軍醫處長杜敬之以及傅的高級政治顧問劉厚同等,都力勸傅作義早作決斷,走和平解放北平的道路。
  在中國共產黨的積極爭取和各方面的推動下,傅作義終于下定決心,排除各種阻力,克復重重障礙,準備邁出和平起義的關鍵一步。自北平被圍后,蔣介石派軍令部長徐永昌赴平要傅率部分兩路南撤,一路自海路由新港撤青島,一路由陸路經河北青島。傅作義以實際形勢已不能作到為由拒絕。之后,蔣估計傅可能已與中共方面和談,又接連派鄭介民(-次長、軍統頭目)和蔣緯國到平活動,蔣介石交蔣緯國帶給傅的親筆信中,還以“千軍易得,一將難求”為詞,表示對傅格外倚重,要他率部突圍。傅均以“堅守北平”加以回絕。與此同時,美國太平洋艦隊司令白吉爾也竄到北平,表示如傅撤退,美海軍可在沿海進行援助。傅以中國人的事中國人辦得了予以駁回。所有這些,表明傅作義已決心與蔣介石集團決裂,但在接受起義條件上,仍然有所保留。
  12月28日,傅作義派專機到包頭將鄧寶珊接到北平。鄧是傅十分信賴的朋友,又與中國共產黨長期保持著友誼。鄧寶珊到平后,二人頻繁地進行交談。此時傅派出少將處長周北峰、民盟成員張東蓀與解放軍平津前線司令部再次談判,并草簽了“會談紀要”。傅對是否接受正有所猶豫時,經與鄧寶珊推心置腹的交談,消除了思想上的疑慮,毅然決定派鄧寶珊作為他的全權代表,再次出城談判。
  1949年1月14日,鄧寶珊由周北峰陪同,在通縣馬各莊解放軍平津前線司令部招待所與林彪羅榮桓、榮臻正式會談,原擬談判內容包括平、津、塘、綏四地實行和平解放。是日,解放軍平津前線司令部已下對天津總攻令,當晚天津解放。中共中央指示綏遠問題留待以后解決。為此,雙方就北平和平解放問題達成了協議。
  蔣介石見華北大勢已去,于17日致電傅作義,提出從18日起派飛機到北平接運其嫡系部隊少校以上軍官及某些武器,要傅協助。傅作義一面復電“遵照辦理”,一面報告解放軍平津前線司令部,要求屆時炮擊天壇臨時機場,阻止蔣機著陸。次日,蔣機果然飛臨北平上空,在解放軍炮火轟擊下無法著陸,蔣介石妄圖最后收羅一點走卒的打算破滅。
  21日,傅作義召集華北“剿總”高級將領會議,宣布北平城內的國民黨守軍接受和平改編,并頒布《關于全部守城部隊開出城外聽候改編的通告》。 22日,傅作義正式宣布《關于和平解放北平問題的協議》公告。同日,北平城內的20余萬國民黨軍移出城外,開至指定地點聽候改編。31日,中國人民解放軍舉行正式的入城儀式,北平宣告和平解放。
  傅作義能在中國共產黨-政策感召下,在北平各界人士的推動下,毅然選擇和平道路,受到了全國人民的熱烈歡迎,受到北平200萬人民的贊頌,也受到20多萬所屬官兵的擁護。中國產黨及其領導人對傅作義給予高度贊許。2月22日,毛澤東、周恩來、朱德等在河北平山縣西柏坡親切接見了他。25日,又奉邀參加毛澤東主席在北京西苑機場的閱兵式。以后,他多次受到毛澤東主席的接見。
  傅作義起義后,積極為綏遠的和平解放而努力。北平和平協議簽訂不久,他對來平謁見的董其武予以勸導,使董抱定了跟隨他一起走和平道路的決心。2月,毛澤東主席接見他時,向他講了解決綏遠問題的方針。他遵循毛澤東的指示,促成綏遠軍政當局與華北人民政府簽訂了關于綏遠劃界、交通、金融、貿易及派遣駐綏聯絡機構等具體問題的協議。隨之派王克俊等赴綏幫助董其武執行協議,并對處理綏遠一系列復雜問題,給董其武及時指導。 7月14日,傅向毛澤東主席呈遞一份全面匯報綏遠情況的報告,并建議盡快解決綏遠的起義。 8月下旬,毛澤東、周恩來派遣他與鄧寶珊到綏促成起義實現。當時有人認為這是“放虎歸山”。毛澤東批評了這種看法,予傅以極大信任。傅到綏后,蔣介石派徐永昌攜其親筆信到包頭,企圖把傅拉去廣州,遭傅嚴詞拒絕;保密局頭子毛人鳳密電潛伏在綏的特務頭目,對傅進行暗殺,其陰謀也被傅等粉碎。在傅作義、鄧寶珊、董其武等通力合作下,終于實現了綏遠九一九起義。
  十一、夕陽無限好,將軍愛晚晴
  綏遠起義后,傅作義回到北平,出席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選為第一屆全國政協委員,中央人民政府委員。10月 1日,他雙新中國領導人的身份,參加開國盛典。19日,中央人民政府任命他為軍事委員會委員,并根據他本人的愿望,任命為水利部(后為水利電力部)部長。12月,中央人民政府和-又分別勝命他為綏遠軍政委員會主席,綏遠省軍區司令員。
  1950年美帝國主義發動侵朝戰爭,傅作義上 書毛主席,積極主張抗美援朝,并建議調原綏遠起義部隊赴朝參戰。他的主張和建議得到毛主席的重視和稱贊。
  傅作義生在黃河之濱,青少年時期家鄉的黃泛災害,在他的心中留下了許多苦難的記憶,主政綏遠時,對水患感受頗深。當上水利部長后,認為這是實現他多年追求的“為民造福”夙愿的絕好機會。他工作勤勤懇懇,兢兢業業,每年都用大量的時間深入各大中型水利、電力工地,調查研究,檢查指導,從南方的珠江到北方的松花江,以至天山南北,無不留下他的足跡。1957年夏天,他參加三門峽水電樞紐工程開工典禮后,冒著酷暑,沿黃河視察。有時晚上就露宿在黃河河灘上。因勞累過度,心臟病突發,經周恩來總理派專家搶救,病情才有好轉。他在20多年部長任內,為新中國水電事業的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直到1972年10月才因病辭去部長職務。
  傅作義從1954年起當選為全國人大代表、國防委員會副主席,以后連任。還擔任第二、三屆全國政協常委,第四屆全國政協副主席。1955年為褒獎他對中國人民解放事業作出的貢獻,毛澤東主席親自授予他一級解放勛章。
  祖國的統一大業時時縈繞在傅作義心中。他多次在政協會議上發言和在報刊上撰文,譴責美國干涉中國內政,呼吁“國民黨軍政人民走到人民方面來”。 1972年 2月25日他出席美國總統尼克松舉行的告別宴會后,當晚致函尼克松,稱贊他謀求同中國關系正常化是明智行為,接著嚴正指出,美欲謀求亞太地區及世界和平,必須同中國合作;而欲同中國合作,必須尊重中國的主權,放棄-的錯誤態度。1973年他抱病主持全國政協召開的紀念臺灣人民二二八起義26周年座談會,他在發言中指出:“中國的統一是大勢所趨,人心所向,是任何力量阻撓破壞不了的”
  1974年,傅作義病情加重,周恩來總理抱病到醫院看望他,對他說:“毛主席說你是對人民有大功的人。”傅聽后感到十分欣慰。
  1974年 4月19日,傅作義在北京醫院病逝。23日,周恩來總理親自主持追悼會。葉劍英致悼詞,高度贊揚傅作義對抗日戰爭,北平、綏遠的和平解放作出的重要貢獻,以及他為臺灣早日回歸祖國懷抱所貢獻的力量。
  [以上內容由"魔戒&情人"分享。]


傅作義相關
人物關系:
兒子:

經歷歷史事件:
平津戰役 (公元1948年--公元1949年)
平型關大捷 (公元1937年)
太原會戰 (公元1937年)
中原大戰 (公元1930年)
第二次直奉戰爭 (公元1924年)

相關院校:

相關影視:
電影《建國大業》 2009年 修宗迪 飾 傅作義

同年(公元1895年)出生的名人:
劉天華 (18951932) 中國近代民族音樂一代宗師、二胡鼻祖 江蘇蘇州張家港

同年(公元1974年)去世的名人:
張云逸 (18921974) 中國人民解放軍高級將領 海南文昌
王樹聲 (19051974) 共和國36位軍事家 湖北黃岡市麻城
竺可楨 (18901974) 中國科學院院士 浙江省紹興上虞

下一名人:衛立煌
Sitemap XML網站地圖 中国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