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心理学
网站首页 > 教育心理学 > 文章列表

应学俊:“阶级、阶级斗争理论”与科学发展观

发布时间:2019-06-11


    学科高度聚合融通和构建学术融合型共同体的历史任务,对研究者的能力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需要其知识储备和科研能力向着专业知识的多样化、复合化方向发展。为了适应新时代学科高度聚合融通的形势需要,构建高质量的学术融合型共同体,就应大力推动人才培养朝着复合型、创新型方向发展。只有审时度势,根据学术研究跨学科发展趋势,适应时代需要,按照学术研究多元化特点和大口径培养具有多种学科知识的人才,在高校学术研究和学科建设中努力打通一级学科或专业类相近学科的课程,拓宽学术研究视域,开设多学科和跨学科专业课程,探索建立跨院系、跨学科、跨专业培养复合型人才的新机制,促进人才培养由学科专业单一型向多学科、跨学科型转变,才能适应社会对于新型复合创新型人才的需要,促进学术研究从传统型向现代创新型发展。

  统一考试由云南交通职业技术学院具体组织实施。

应学俊:“阶级、阶级斗争理论”与科学发展观

级、阶级斗争”理论曾经长时期统治着中国的意识形态。

截至目前,姓无姓资、姓社姓资等各种“阶级论”依然是某些人作论的“思想武器”,比如“民主”原本姓“民”,可某些人在它前面冠以“资产阶级”,便可大加挞伐;再如,现在不好提“以阶级斗争为纲”了,可在这些人看来,“阶级、阶级斗争”理论堪比“神器”,足可对不同意见者“一剑封喉”。

但是,在所谓剥削阶级早已被剥夺了生产资料后,敌对阶级中的顽固分子已经被“咔嚓”殆尽的情况下,“阶级”事实上不复存在,而至今,所谓剥削阶级的人也大多作古——这套“阶级、阶级斗争”理论立论依据何在?这套理论衣钵为何至今被众多继承者视为家珍、圭臬?它是科学的吗?符合“科学发展观”的要义吗?我们必须抽丝剥茧一探究竟。 ●毛泽东年再次强调“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背景年“七千人大会”以后,毛泽东“憋了一肚子气”(江青语),到上海、杭州等地转了一圈,算是考察调研……应当思考了很多问题,主持了其后在北戴河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为随后即将召开的八届十中全会(提出“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做准备,做铺垫。 “阶级论”和“阶级斗争理论”固然是毛泽东笃信的革命理论,但在1962年重新将其强调到最高度,以致定为执政党在整个社会主义阶段的“基本路线”,且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还有其它背景。

其一,大跃进失败,大饥荒爆发后,毛泽东不得不默许客观上“大跃进”下马和刘、陈云、周等调整经济政策(重新以粮为纲,摆正农轻重关系,适当允许自由贸易,默许一些地区试行包产到户等)。

但毛泽东认为刘、陈云、周等过份夸大了困难,从心底里并不赞同如此“调整”(面对严峻形势,毛也说调整,但他认为压一压过高指标和“浮夸风”等就行了),毛认为刘少奇等人那样调整是搞“资本主义”,实际上否定了他关于大跃进、人民公社的发明——但迫于数千万人饿死、经济几乎崩溃的严峻形势,他又拿不出解决的办法,只有默许,但绝不服气,这就是江青所说“憋了一口气”。

毛泽东被一直颂扬为“英明伟大、一贯正确”,他无法接受“大跃进、人民公社化”如此走麦城的现实,“气”从此来。

其二,同年7月9日和11日,邓子恢给中央党校作《关于农业问题》的报告,提出建立严格的生产责任制,实行队(生产队)包产,组包工,田间管理包到户;对一些特殊的技术活,可以实行联系产量超产奖励等责任制。 毛则认为这是破坏了他鼓吹的社会主义集体经济原则,就是搞资本主义了。 其三,既然客观证明“大跃进”失败了,就应当给因对“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运动”曾有不同意见而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右派”的约万左右各级干部以及一些群众甄别平反,也好鼓起他们战胜饥荒等困难的劲头,毛也只好极不情愿地默许(但后来,他称之为“翻案风”,成为刘少奇等人的罪状)。 月日,彭德怀给中共中央、毛泽东写了一封长信(即“八万言书”),请求党全面审查他的历史。

信中特别申明,他在党内从未组织过什么“反党小集团”,也没有任何“里通外国”的问题。 尽管刘少奇公开、明白表态不同意彭德怀申诉和翻案,维护毛的权威,毛还是认为这是“翻案风”的直接体现。

等等。 于是,有了本文开头所说的年月的“北戴河”会议,毛泽东开始大肆阐发他的“阶级、阶级斗争理论”。 客观上说,毛唯有用这一套理论,才能“扳回”他的在“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运动”上输掉的“理”,才能让所有对此的非议“一剑封喉”。 ●“阶级、阶级斗争理论”——毛泽东的“斗争”武器在北戴河会议上,毛泽东说,社会主义国家,究竟存在不存在阶级在外国有人讲没有阶级了……只有对外矛盾了。

像我们这样的国家是否也适用……。

——毛泽东首先抛出这个一般人不大敢发表看法的大前提,于是,下面就可以任意延伸了。

毛泽东接着说:现在有一部分农民闹单干,究竟有百分之几十有说百分之二十,安徽更多。

……究竟是走社会主义道路还是走资本主义道路农村合作化要不要?“包产到户”还是集体化……现在就有闹单干风,越到上层越大。 ……资产阶级争夺小资产阶级搞单干。 如果无产阶级不注意领导,不做工作,就无法巩固集体经济,就可能搞资本主义。 (【本站注】还是姓无姓资、姓社姓资这一套“阶级论”,本文开始已有所论述,不赘。 而矛头已经明确对准刘、陈云、周等一线领导。

)。

毛泽东说:年以来,不讲光明了,只讲一片黑暗,或者大部黑暗。 思想混乱,于是提出任务:单干,全部或者大部单干。 据说只有这样才能增产粮食,否则农业就没有办法,包产40%到户,单干、集体两下竞赛,这实质上叫大部单干。 ……资本主义思想,几十年、几百年都存在,不说几千年,讲那么长吓人……搞一辈子革命,却搞了资本主义,搞了修正主义,怎么行我们要搞一万年的阶级斗争,不然,我们岂不变成国民党、修正主义分子了?……以上便是八届十中全会正式向全党、全国号召“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背景和前奏。 当时,毛泽东如此严峻的讲话,自然没有任何人敢说半个“不”。 而今,我们却不能不用正宗马克思主义对毛泽东当年的错误思想做一番分析和批判。

而从年北戴河会议可以看到,“文革”的毒芽正在孕育中——“文革”之根正在这里。 我们不能不对此加以分析批判。

诚然,共产党刚一进城,确实就出现了许多腐败现象,所以才有了“三反五反”、这反那反各种运动。

但这是专制体制弊端使然,还是所谓“阶级斗争”使然?用马列毛思想武装的革命者曾舍生忘死,为何会被看不见的“资产阶级思想”腐蚀?为何马列毛如此教育几十年竟无法进入他们的头脑?事实证明:用非黑即白的“阶级论”无法解释一切社会现象,也不能解决所有国家治理问题和社会问题。

(何况,阶级的确已被消灭,地主资本家的生产资料已被没收和“赎买”,连自由买卖都禁止了,人民公社化以后,农民土地也分毫全无归集体,成为无产阶级的集体“打工仔”,试问,阶级何在?)。

毛泽东说:“阶级斗争,一抓就灵”。 此话有一点倒是不错的——掌握了话语权的最高领袖,可以用这套似乎堂而皇之的“阶级斗争”理论,可以轻而易举击败所有持不同思想、政见或意见的同僚、公民,且无须摆事实、讲道理、以理服人,只要以“阶级斗争理论”“亮剑”,只须宣布某人“离右派还有几十米”就足够了。 到了“文革”,毛泽东更任性更离谱,随口而言:“”呜呼,如此“阶级论”!原本就是为推翻地主资产阶级统治而跟共产党、毛泽东枪林弹雨干革命的老共产党人,推翻了资产阶级统治,自己却又要“搞资本主义复辟”?他们是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这是什么逻辑?若坚持“阶级论”,“资产阶级”当道的美国、日本、英德法、新加坡等等,甚至香港,他们那里腐败程度应该大大超过中国才对,可事实是,恰恰相反!。

下一篇:没有了

网站地图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高新区海源北路

Copyright? 2012-2015 版权所有:小学教育-教育宝www.35918r.com